美人的美不在於皮,更在於氣質,奧黛麗赫本一生都在自我的「斷舍離」

张小胖 2020/11/19 檢舉

記得我們的媽媽,還有我們小時候,可謂對赫本很是著迷,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,不光光是好看,更是有一種氣質,讓人忍不住時刻關注著她,加上純淨的笑容與纖塵不染的靈魂,宛如天使一般。

美人的美不在於皮相,更在於氣質。

你只知赫本優雅的氣質,殊不知她的一生都在自我的「斷舍離」。

婚姻中遇到不合適自己的,斷舍離得很堅決

赫本的一生,只有兩段婚姻。

對待愛情,她很堅決。

對於第一任丈夫梅爾·費勒,她是愛的。赫本接受了梅爾·費勒比自己大12歲的事實,也忍受了他曾經有過三段失敗婚姻的事實。甚至她也接受丈夫的霸道,任由梅爾.費勒控制她的劇本,安排她的活動。連赫本的經紀人曾經也說過:"赫本已經不是赫本,她是梅爾的傀儡。

赫本為了再多要一個與梅爾·費勒的孩子,多次流產。而此時的梅爾·費勒正在約會情人,於是赫本忍痛斬斷情絲,堅決遠離了費勒。

萬萬沒想到,她認識的第二任丈夫安德列·多蒂也是個風流渣男。婚後赫本依然一副賢妻良母形象,但是丈夫多蒂卻流連花叢,熱衷夜場。

更讓赫本崩潰的是,多蒂趁著她外出時,將美豔女郎大搖大擺地帶回家。

而且被撞見時,他絲毫沒有歉意,反倒駁斥「義大利丈夫沒有幾個女人,豈不是讓人笑話?」

這次的赫本,依然沒有手軟,再次選擇了離婚。

赫本對愛情堅決的「斷舍離」,最終收穫了一段美好的愛情—羅伯特·沃德斯。

兩人相濡以沫,度過了美好的晚年。雖然兩人沒有事實婚姻,但是羅伯特在赫本心目中的地位很高,赫本一度稱他為靈魂伴侶。

活得簡單純粹,一生真正的知心朋友熟知的只有兩個。

赫本的一生,簡單又純粹。

她一生真正的朋友不多,但是又極其精緻而且知心。

我們熟知的就有紀梵希與格雷高裡·派克。

紀梵希與赫本有著半個世紀的友誼之交,他們26歲就相識。此後赫本一直穿的都是紀梵希設計的禮服。可以這麼說,沒有赫本,也許就會有紀梵希的今天。雖然紀梵希為赫本設計了《龍鳳配》裡的服裝,但拿到奧斯卡最佳服裝獎的卻不是紀梵希。為此赫本打抱不平,還聲稱「從今往後的每部電影,我都要紀梵希設計服裝」。

而紀梵希也懂得感恩,他曾為赫本獨家製作香水「禁忌」,全世界獨她一人使用。而且上到禮服,下至婚姻,紀梵希都一手打造。

1993年,赫本遠離了這個世界。2018年紀梵希說的那句「再也接不到她電話了」頓時讓人淚目,語氣中充滿了失望。

派克呢,曾經在接受採訪時曾經說過這麼一段話,"她從不說人壞話、道人短長,從不笑裡藏刀、陽奉陰違......要愛上赫本,實在太容易了......」

赫本在他心裡,就像遙不可及的精靈。正是如此,他把自己才華兼備的好友費勒介紹給了赫本。可惜赫本最終沒能收穫一份真摯的愛情,或許派克心裡比赫本更傷心。

赫本與派克是無所不談的知心朋友,她願意向派克敞開心扉去談論自己失敗的婚姻。而派克在失去大兒子的時候,痛不欲生,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不見人。

唯有赫本來了,他才開門迎接。

或許就這麼兩段真摯的友誼,就足以讓赫本一生難忘。

晚年徹底告別影壇,把僅有的溫存留給真正缺愛的兒童。

赫本的晚年,有人認為是淒涼的,也有人認為這是她人生價值的體現。我認為她是明智的,晚年的她隱退螢幕,與外界的浮塵進行斷舍離,靜靜地把自己身上僅有的溫存留給了真正缺愛的兒童。

在她的餘生,赫本積極投身于慈善事業,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的代表人物,為第三世界婦女與孩童爭取她們的權益。她去非洲貧窮家庭慰問,和黑人小孩握手,甚至還抱著她們。

她竭盡所能幫助貧困的孩子們,為孩子們呐喊、呼籲和募捐。

赫本的一生,猶如天使來到人間,散發著餘光。

曾經好萊塢的狗仔埋伏她多年,一直想找到一些她的黑料。但多年來,狗仔們一無所獲。

當時的媒體人都說,"是個人都會有醜聞,但赫本是個例外。"

這也許與赫本自身的自律有關,她的一生,都在做切切實實的斷舍離。

何謂斷舍離?

何謂斷舍離?斷舍離,就是一種極致的自律。它重在看破、放下與自在。

丟掉不需要的東西,捨棄不需要的東西,脫離自己對物品的執念。回歸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,讓自己活得更自由自在,讓生活更簡單、有品質。

如果你不懂得整理房間;或者正苦惱於怎麼處理人際關係;又或者你狠不下心來丟棄那麼早該捨棄的東西時;抑或你不懂得如何讓生活過得更有品質……那麼,你不妨看看這本書。

它們可以讓你學會重新審視自己,重新審視生活。這或許會讓你卸下心裡的重擔,整理自己的內心所需,把「不需要,不適合,不舒服」的東西換為「需要、適合、舒服」的東西,然後過上一種簡單極致、純粹而有價值的人生。

我們人生在世,不要追求太多東西,有的東西需要放下,你才能擁有另外一種東西,你要把不合適的東西換成合適的東西,只有這樣,人生才不會覺得難過,你才會過上一個有價值的人生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