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華曾說:沒有什麼比時間更有說服力了,因為時間無需通知我們,就可以改變一切

张小胖 2020/11/24 檢舉

我們在小的時候,總是想著快快長大,因為父母說的很多東西都是我們長大了之後才能做,可是等到了長大以後,卻越發的想回到從前,回到以前無憂無慮的時光,似乎一眨眼我們就長大了,時間也回不去了。

余華曾說過:

「沒有什麼比時間更具有說服力了,因為時間無需通知我們,就可以改變一切。」

的確,在時間面前,我們那些所謂的堅持,往往不堪一擊。你也永遠不會知道,它會如何改變你。

或許以前難吃的蔬菜,苦澀的啤酒,無聊的書籍,甚至討厭的人,後來有一天,莫名其妙就喜歡上了。

有時是自願為之,但更多時候,是我們不得不與原本的自己背道而馳。

時間在走,而我們都在變。

1容顏

畢業這些年,每次同學聚會,我都有一個非常直觀的感受。那就是誰又胖了,誰的臉上又多了幾絲皺紋,當然也包括我自己。

或許是生活太忙碌,誰都沒有留意時間的溜走,但時間卻在大家的臉上身上留下了印記。

你發現沒有:

「身邊的孩子開始叫你叔叔/阿姨了;父母有事開始跟你商量並看你臉色了;天氣冷了,你自覺就穿上了秋褲;當紅的明星,年紀越來越小了;朋友聚在一起時,開始聊房價車價,生活壓力了......

我想這就是時間給我們的提醒,歲月在毫不留情的往前走,而我們也該學著長大成熟了。

跟多年未見的老友見面,我常常會產生兩個印象:一是這些年對方成長了不少,對於這些人,我往往會心生敬佩,並且向他們學習;

另一種則是多年未見,對方絲毫未變。

比如小時候是不愛學習的小混混,如今變成了不愛工作的啃老族;以前說話沒分寸,做事沒責任心,現在依舊如此;小時候沒有禮貌,不尊重長輩跟他人,長大也是......

對此,我只能說,八歲不懂分寸,是因為年紀小,情有可原;十八歲不懂分寸,體諒你經歷不夠,還不成熟;但二十八歲甚至更大還不懂分寸的,不知是該慶倖你這些年順風順水,還是哀歎長不大。

其實保持初心是好事,但人不可能總是躲在象牙塔,總要學著成長。

每個年紀都有每個年紀需要擔當的身份與責任,不是說年紀到這了,一切自然水到渠成,而是要讓自己的心理年齡也到這兒。

也不是非要心理年齡趕超樣貌,但至少要對得起這些年來經歷的事跟臉上多出的皺紋。

畢竟無論你變不變,時間都在走。容顏成長的背後,也該是相應責任的成長,而不是還把沒分寸、沒素質當有趣,把沒擔當視為理所當然。

2能力

剛畢業那會兒,我整個人特別不獨立,不會做家務,也不會做飯,一刻也無法自己呆著。

當時的我,甚至無法想像,如果身邊沒有幫助我的家人朋友,我該怎麼活。

直到後來,因為大家都很忙碌,我慢慢學會了有事自己解決;因為外賣貴且不健康,我學會了自己做飯;為了讓自己持續進步以適配工作,我學會了獨處跟繼續學習。

然後我才明白,原來很多我們之前以為不可能的事情,在時間的沉澱、生活的壓力下,終將成為可能。這一刻我們會發現,原來很多事也沒想像中那麼難。

而我們很多時候以為的做不到,也不是真的做不到,只是不敢。習慣了被照顧,所以無法離開舒適區,踏出第一步。

紀德有句名言:

「要擔當人性中最大的可能。」

無論我們敢不敢,時間都會讓我們擔當。

我們曾經,難過了便肆意哭,等著人來安慰,如今,難過了只能強忍淚水,獨自撫慰;曾經,對不喜歡的事,不去理會,如今,對不喜歡的事,只有笑著接受。

人生,就像是蒲公英,看似自由,實則身不由己。時間不語,卻可以改變很多東西;時間無情,卻盡職的催著我們成長。

誠然,如果可以真誠的任性,誰又願意偽裝的堅強;如果難過時有人安慰,誰又願意艱難的承受;如果疲憊時有人依靠,誰又願意辛苦的煎熬;如果脆弱時有人鼓勵,誰又願意孤獨的背負。

只是世事無常,人心複雜,很多時候,我們不得不改變,變得獨立,變得無畏。

瑪律克斯說:

「人不會自己改變,你變了是因為有些關口不闖不行,闖過之後便發覺自己變了。」

所以,我們只能學會改變,學著接受,學會面對,學著成長,只有這樣,才能不被傷害,不被時間淘汰。

只是,無論怎麼改變,都要以保護自己為初衷,不迷失方向,總能迎來黎明的曙光。
3疼痛

曾經我們可能覺得,經歷了某些巨大的傷害後,就熬不過去了;在失去了某人之後,就覺得不會再去愛了。

可往往很多當初認為再也過不去的事情,如今卻能笑著說出來,甚至還覺得當初的自己有一點傻。

然後我們才會明白,原來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,時間是,傷痛也是。

泰戈爾說:

「我們的愛給我們沉澱記憶的機會,卻敵不過時間。」

再深刻的記憶,也會在時間中淡薄。再深刻的傷痛,都會被時間填平。生命中,我們愛過,留下了記憶,然而時間最終會帶走一切。

如果沒有,那或許是時間不夠長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