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「青澀少女」到「中年婦女」,我經歷了人生最大的失敗!(中部)

刘健豪 2020/03/27 檢舉 我要評論

我記得當時他填完志願後給我電話,我滿心期待這場長久的分離終於結束,然後我聽到他的選擇後長久的沉默,對我來說,他沒來,就已經給這份感情交了答案。

那個暑假,我找了份兼職,又黑又瘦,有一天傍晚回宿舍,看到他在樓下等我,那個我曾幻想過很多次他會出現的地方,心有千言萬語卻又感覺說什麼都已無用。他買了一套漂亮的衣服送給我,很貴的牌子,很是奢侈,他帶我去買了我人生的第一部手機,因為成績他們高中學校獎勵了他幾千塊錢,他給我花了大多半,他說以後我們手機也可以聯繫,這樣我就可以隨時找到他。他說只有自己有出息了,我們才有未來。我知道有志氣是好事情,但是我深知,他可以放棄我第一次,就可以放棄我第二次,因為在十字路口的時候,如果有東西比我重要,我就可以被放棄。

我思考了很多,以至於好多年後,我一度悔後過,為什麼不讓美好的感情就結束在那個時候。既然已經認清,又何必過於執著。但是當時年少,初嘗愛戀,感覺真的非他不可,就不信我們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。此後兩年,我們依舊鴻雁傳書、日日電話,我因他選學校的事情倍感委屈,尤其是看到身邊有男朋友的女孩,就越發感覺自己本也可以過上那樣的生活,所以很多時候脾氣不穩定,他總溫言良語對我包容許多。幾年下來,我們書信成堆,電話卡幾十張,後來每月1000分鐘都總是超額。沒辦法,他平時去做家教,賺些外快補貼我們的話費。因為路途太遠,費用太高,我們負擔不起來往的路費,只好盼暑假寒假的相見。他大二那年暑假,也是我們異地戀的第三年,我們租了一個偏僻的房子,他去打工,我准備考級,我們度過了一段辛苦而美好的時光。當時戀愛4年,經常半年不見,來了後他沒處住,只能住一兩天小賓館,租房子的時候也日日相擁而眠,他很苦惱無法入眠又恨時間太快相聚短暫。即便他有時候很鬱悶、很暴躁,但是他從不曾勉強我。因為我這人很固執,我很介意異地戀,我不能接受在對未來不確定的情況下,和發發生關係。我明確的跟他說過,畢業後我們在同一個地方,那個時候是談婚論嫁的時候,我可以接受【性.行.為】。但是現在不可以,我怕疼,我更怕以後結婚的時候對方不是他,這是我能保護自己的唯一的底線。

當時有男生追我,找了他的好朋友去問我,我說我有男朋友呀,那個男生笑著說,知道呀,但是你怎麼知道他不會變呀,我當時一臉懵懂,我說我們感情很好呀,那個男生笑我單純。我想著還有兩年就結束了,我對未來充滿了期待。

我仍然記得那個夏日的傍晚,他來電話,我欣喜的接起來,他有些冷淡,其實那段時間他的話慢慢變少了,他問我知道為什麼最近他心情不好嗎。我說知道呀,你不是XXX不順利嗎?他沉默了一段時間,我感覺有些不對,氣氛有些停滯,他似乎有些難以啟齒,我不想這好不容易的電話無疾而終,所以隨意玩笑著說,難道你喜歡別人了,說完後,死一般的沉默…………當時我21歲,自我有意識以來,我從不曾有過那種感覺,我感覺天空晃了一下,心一下就墜了下去,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大聲尖叫,然後扔了手機,跑回宿舍的床上。我沒辦法吃飯,沒辦法學習,沒辦法睡覺,什麼都做不下去。我白天跟人說話,轉眼就會流淚;晚上躺在床上,眼淚就嘩嘩的掉,好像眼淚是水,只是換個地方跑出來。我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嬰兒狀態。我沒辦法控制,我不知道幾個月前走的時候還溫柔的摸我的頭,給我溫暖擁抱的羞澀的男孩,轉眼就已不再屬於我,我想像的和他一起的未來成了空。我想不起沒戀愛時是怎樣過的日子,心慌的無以復加。我控制自己不要沉浸在裡面,但是根本一點用都不管。我徹夜失眠,精神脆弱,半夜聽到馬路上的車聲,我想如果我站在馬路中間,一輛貨車過來,我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苦,就能得到些寧靜。這是我至今為止,唯一一次想到以死來逃避痛苦。我打電話給他,讓他回來,幾十個小時的火車,他終於回來了,只是相見不如不見,徒增傷感。

我已經控制不了我的腦袋和嘴巴,因為他每說一句話,他雖平鋪直敘,我卻感覺字字見血。我已不能相信這個人是陪我一路走來的人。他的心裡不只我一個,他說他也不知道,為什麼心裡會同時愛上兩個人。晚上我們無處可去,找了一家賓館,他想與我親近,我很崩潰,他更崩潰,問我為什麼不行,為什麼不能接受他,為什麼我總是推他很遠?我感覺自己已經木訥到極致了,我完全跟不上節奏。是我幼稚了,他既然已經到了跟我坦白的程度,又怎麼會感覺錯了祈求原諒?如果他有意和我在一起,這件事不會發生,即便發生了,千里之外他自己就解決了,又何必鬧成這樣?除了互相傷害,我們已經不能再做什麼。一夜無眠,分別即將來臨,他最後一次摸著我的頭,悲傷的說以後不要相信男生說的話,尤其是床上的,他說男生沒有好東西,他很擔心我遇到壞人。我當時苦笑,我心已碎,又如何能讓人傷的更深?

他在糾結哪個人更重要,就如同我是他面前擺著的其中一盤菜,我為自己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愛戀換來的對待感到屈辱。我簡直不能再跟他在一個地方,排斥他的話語與觸碰。我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自己呆著,當時在內陸,想著如果能去海邊就好了,可是我沒有錢去揮霍,好在是暑假,我像只落湯雞一樣打包回了農村老家。父母看出我的異常,有次媽媽問我是不是感情有問題了,他有人了嗎,我的淚嘩一下就控制不住。在家我受到了很好的照顧,每天吃完飯,就把自己關在屋裡,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,沒事就寫日記,收拾我們高中大學的照片,我把我們的照片全部剪掉,真真是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,至今不敢看當時的照片,嘴角上翹,眼裡滿是悲傷。

那時有倆男同學找我聊天,以往的時候我有男朋友,從沒有跟他們搞曖昧,那個時候,他們找我聊天,我也經常回復,他們或許感覺有些機會吧,有個男生也是老同學,溫柔細膩,給了我很多安慰,至少讓我感覺我也不是那麼一無是處吧,後來成了朋友,我結婚封了個大紅包給我,他結婚我封了紅包送了禮品。第一次戀愛失戀,總感覺是自己不夠好,如果我自己夠好,怎麼會遭人嫌棄?其實長大後才發現,一段感情就和一個人一樣,生老病死,變化是唯一確定的事情,又怎麼會是你一句不好能負責的。

他回老家後,也考慮了很多,然後獨自去他哥哥的城市散了心,再回到他的城市繼續上學。那段時間我們也一直有短信的溝通,慢慢的我才瞭解到,他當時在那邊,認識了了個不求上進的男同學,倆人狐朋狗友去吃飯,那人介紹了個妹子,見面一兩次喝完酒就上床了,其實他說當時腦子很清醒,不過是酒壯熊人膽罷了。那妹子是當地人,單親,家人開賓館,溫柔體貼,談過幾個男朋友,確實比我更懂得與異性相處,她跟他說當他是最後一個男朋友,是最認真的一個。我從未恨過這樣一個人,也從沒有這麼惡意的去揣測過一個人。十幾年過去了,我才能忐忐忑忑的第一次說起對手的情況,我曾經有好幾年不能聽到和她一樣的姓氏,不能聽到她的那個城市,在我心中,那個姓氏那個地方那段我失去的愛戀都成了禁忌。我不懂得為什麼她明知道他回來找我,那人還能溫柔的勸慰,說無論選擇誰她都愛他這麼溫柔體貼的話,我也不懂得她那麼有勇氣直接打電話給S的媽媽,主動介紹自己,而我已經顧不得別人,只會豎起全身的刺,窮盡刻薄的言語把我喜歡了幾年的人越推越遠。比起她來,我感覺自己又蠢有笨,即便我那點可憐的自尊心也要保不住。我曾經感覺非常屈辱,因為真真是情義千斤不敵胸脯四兩,幾年的一路相伴抵不過身體的一響貪歡。

相關推薦:

從「青澀少女」到「中年婦女」,我經歷了人生最大的失敗!(下部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