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能靜:我是媽媽、是老婆、是女兒、是媳婦,我快忘記我也是「自己」!活的像顆糖,在哪都能把生活變甜

菠蘿蜜 2020/06/04 檢舉 我要評論

一個用一生再治癒童年的女人
復出的伊能靜說:"我是媽媽、是老婆、是女兒、是媳婦,我快忘記我也是我自己。任性一次,我有退路,所以可以不顧一切。我們永遠活的像糖、在那裡都能把生活變成甜的。"在伊能靜眼裡,向來是愛情和家庭更為重要。對於伊能靜來說,生活的不易,她在熟悉不過了,別看帶著"公主病"的標籤,實際上,她是真的"灰姑娘"出身。

伊能靜從出生起,就是不被待見多餘的孩子
伊能靜有好幾個姐姐,但從東北來台灣的父親,一心只想著生個兒子傳宗接代,在懷伊能靜時,有人對著她媽嗎說:這胎像個兒子,就這樣在家人期待下,伊能靜出生了。

當然,所有的期待都在那一瞬間停止了,因為她又是個女孩,因為她的出生,父母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,爸爸沒有多看一眼轉身就離開了。從小在家家人就沒有給她太多好臉色,因此童年的伊能靜充滿「罪惡感」。後來得知她的爸爸娶了給他生兒子的女人,而母親覺得自己沒有生下兒子虧欠了自己的丈夫,曾為了讓老公能回心轉意,不惜花掉所有家產想買下那個兒子。

因為爸爸的拋棄,伊能靜說:自己最常聽到媽媽對自己說「如果沒有你」,媽媽就會過得更好!這讓年紀還小的她從小就感到自卑,認為自己是多於不該存在的。在父母離異後,媽媽要賺錢養家,無法撫養伊能靜,因此把她寄養在別人家,也讓她一直以為養母是親生媽媽,而自己麼親生母親只是一位常來看她的好心阿姨。

等到她長到6歲,伊能靜又被媽媽送到自己的大姐那裡,和姐姐、姐夫在香港生活。她的姐夫陳瑞芳是混黑道的,脾氣很大,伊能靜在那幾年吃了很多少苦,受了很多委屈,她的姐夫不僅餵她吃狗食,還因為住的環境不好,讓她患上了皮膚病。雖然艱苦,還好她生命力頑強,讓她堅強的長大。

但是她所經歷的這一切,她的父親不該愧疚嗎?
後來母親改嫁到日本,伊能靜也跟著去了日本生活,在學校不愛說話的她依然是備受欺負的那個,還好她愛讀書,通過閱讀讓她排解了不少煩心事。為了能夠早日回台灣,伊能靜利用課餘時間開始打工賺錢,早早地走上了獨立的生活。16歲那年,伊能靜如願回到了台灣,就因為父親那句,"家裡只有女的,以後誰來當家", 她一直很努力想要賺更多的錢養家,證明給父親看,她比男孩子還要有用。

雖然沒有家庭關愛,所幸父母給了她好外貌
剛回到台灣的伊能靜因為一張證件照,被劉文正看中。又因為她一身文藝氣息,愛寫作愛音樂,劉文正便和她正式簽約,讓她和年齡相仿的方文琳、裘海正組合在一起,組成了少女組合"飛鷹三姝"出道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